找苗木查报价,就来5858168.com

关注花木资讯微信公众号

方便快捷查找苗木,求购供应
随时随地登录后台,管理信息

当前位置:中国花木资讯网-资讯- 河北:平原建林带 绿色新屏障

河北:平原建林带 绿色新屏障

2019-3-5

生态环境保护是京津冀协同发展三个率先突破领域之一,我省将推进京津保城市间生态过渡带建设作为率先突破中的突破。


自2016年起,我省突出抓好交通干线、城镇周边、湖淀周围、京津冀交界等主要区域的造林绿化,已累计完成造林绿化261万亩,在京津保中心区筑起了一道绿色屏障。


平原造林,区域主体功能出现新调整


2月21日,张书民又一次走进了京港澳高速涿州段沿线的那条林带。


林带在路两侧各有100米宽,并和周围更多的林地连成一片。行驶在这条交通大动脉上的车辆,俨然驶入了一片树木的海洋。


林带向北延伸,一直越过了京冀分界线。这条林带,是2016年京保毗邻区合作造林的试点项目。


3年时间过去了,当年栽下的苗木而今已经长成森林。作为这一项目的执行者,张书民自己也站到了新的起点上。


今年1月,从事林业工作已经7年的他,被调到涿州市新组建的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出任主管林业的副局长。再次走进这条林带,他想用实地踏查为下一步工作提供依托。


2018年,涿州市完成造林1.5万亩。而从2014年开始,该市每年造林面积均为1.8万亩。


"造林面积减少,是因为我们实在没地方种树了!"张书民说,去年中国林科院专家来涿州调研,借助卫星地图勘测发现,与北京接壤的涿州市域北半部森林覆盖率已经超过30%。


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数字。张书民注意到,平原县的林业过去长期是弱项,这从机构设置上就能显现出来。保定市大部分平原县都没有单设的林业局,而是被合并到了农业局,编制大多也只有一个科室。


这一现象,与京津保中心区的区域主体功能定位紧密相关。多年来,本区域主体功能定位为农产品主产区,不少县市都是国家粮食生产基地。


也正因为如此,2016年初,我省纳入京津保平原生态过渡带区域的森林覆盖率仅为11.84%,比北京市低13个百分点,比天津市低2.2个百分点;城市绿化覆盖率27.3%,比北京低17.1个百分点,比天津市低3.6个百分点。


打造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我省将环绕京津两市的保定、沧州的部分县市,以及廊坊市的全部区域纳入京津保平原生态过渡带进行建设。工程涉及3市的47个县(市、区),东西长272公里,南北宽224公里,总面积3807万亩。


平原地区森林覆盖率同样较低的北京市,也打破"一亩三分地",于2016年投入1亿元,在保定、廊坊的7个县市启动了造林绿化合作试点项目,完成造林4万亩。


其中1700万元投入到了涿州。涿州市在京港澳高速等交通要道沿线建设林带3000亩,还在市域西北部与北京接壤处栽植片林3000亩。


自2016年起,我省也下力量推进了这一带的生态廊道、新型城镇周边、湖淀周围等主要区域的造林工作。省林业部门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省完成京津保平原生态过渡带造林80万亩。至此,这项工程自开建以来已累计造林261万亩。


张书民有个爱好,没事的时候喜欢盯着卫星图片看。他说,起初是为了给造林寻找空间,现在却发现,整个京津保平原区域,已经到处都是树,在交通干线、城镇周边、湖淀周围、京津冀交界等区域,一个集中连片、相互贯通的大型城市森林带已初步成型。


政府主导,引领社会参与形成投入新机制


从流转40亩土地起步,到拥有1600亩苗木基地,廊坊五圣天华园林景观工程有限公司在过去数年实现了跨越式的增长。


2月22日,该公司负责人徐代华介绍,能有这样的发展,多亏了县里给予的支持。


五圣天华公司所在的固安县出台政策,流转土地造林绿化,县财政每年每亩补贴1200元,并且明确一补就是8年。


如此力度之下,固安县2018年新增造林2.2万亩,林地面积已达36万亩,还荣获了"全国绿化模范县"称号。


造林绿化是一项投入巨大的工程。老百姓口中"植树造林,养富不养穷"的说法,显示出这项事业具有投资大、周期长、效益低的特点,只有资金充裕的人才能造得起林、投得起资。


现实中,京津保平原生态过渡带开建以来,资金投入问题一直在考验各级政府。


"我们的做法就是通过补贴,让财政资金发挥杠杆作用,吸引并撬动社会资金参与。"张书民介绍,探索之初,涿州市将每亩林地的造林补贴确定为首年1000元,次年起每年700元,并根据生态林、经济林、景观林等不同用途分别确定年限。


"700元这个补贴标准,能让涿州市的造林者既有所收获,又不会不劳而获、骗取补贴。"张书民口中,这个补贴标准,建立在对林业产业进行深度调查的基础上,并结合市场行情进行了精准计算。


正是依靠这种"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市场化运作、专业化造林"的思路,固安、涿州等我省京津保平原区域出现了一批新的造林主体。


这其中,既有来自京津的大型企业,也有本地的农民合作组织;既有造林大户的单打独斗,也有几个农户的联手合作。


在固安,自2014年以来,县财政累计投入造林绿化资金13.5亿元,撬动社会资金22亿元,累计新增林地面积达13万亩。该县坚持"谁种植、谁受益",加强政策引导,有效推广了大户承包、联户承包、反租倒包、股份合作和家庭自营等模式。


北京企业家投资的京华园林绿化有限公司在该县六七个乡镇建设了苗木基地。而在涿州,外来投资的长白山森工鸿美苗木有限公司也流转1300多亩土地,打造了华北区域最大的元宝枫培育基地。


"我们公司总部在北京,受到涿州的政策吸引,才决定将苗圃建到这里。"长白山森工鸿美苗木有限公司涿州基地负责人王自波指着一棵丛生元宝枫介绍,这种造型独特的景观树,在市场上一棵就能卖到2.5万元。


"绿""富"双赢,着眼满足宜居宜业宜游新需求


2月下旬,春寒未退。


涿州市马踏营村的村民已经将地里的6000亩桃树修剪完毕。其中一位村民告诉笔者,家里盖新房不用借钱了,光去年一年的卖桃收入就足够了!


地处涿州市东城坊镇最西部的这个村庄,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种植桃树。村里大部分土地曾经都栽满了桃树。后来,因为受其他产业冲击,大片桃树被砍掉。


"得把这项绿色富民的产业恢复起来。"张书民注意到,伴随着各地对生态建设的重视,大量苗木公司开始涌现,而今苗木市场基本饱和,很多企业的生存面临洗牌。如此背景下,为防止本市生态造林出现倒退,需要寻找新路。

本地有水果种植传统的乡村,进入张书民的视野。他谋划,要推出政策,引导这些地方发展果品或者药用乔木等经济林种植。

涿州市义和庄乡永定河泛区的沙土地上,曾经有大片的梨园,但如今已大半无存。不过,其中那些残存的百年梨树,显示出这里有着悠久的种植传统。而今,经过政府引导,那里的梨树种植面积正在逐渐恢复。


而在马踏营村,村民们的行动更快。2016年当年,就新增了2200亩桃树。2018年,又新增了1000多亩。村民积极性高,买不到成品桃苗,就买来毛桃苗进行嫁接。


"现在,我们村有85%的农户、85%的土地面积在种植桃树。"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刘振杰话语中充满了自豪:"我们的桃子早中晚品种都有,从5月上市能卖到8月底,不仅供应本地,还占据了北京市场!""


2018年,马踏营村民赶上了个好年景。4月初的一场降雪,周边区域的桃子几乎绝收,这让本来品质就好的"马踏营桃"卖出了一个好价钱,地头价每公斤没低过3.6元,高峰时一度达到每公斤8元。


看到张书民来访,刘振杰赶紧汇报:"我们已经尝到了绿色富民的甜头,去年效益最好,全村600多种桃户,收入最低的也有六七万元,要算纯收入,全村保守估计也得有1000多万元。""


涿州的这一探索,契合了我省对国土绿化进行机制创新的探索方向。我省林业部门日前明确,在平原地区,将植树造林作为调整优化农业种植结构的重要内容,在不破坏耕作层、不改变耕地性质和用途的前提下,鼓励土地复合利用,发展林果产业,实现"绿""富"双赢。


而在固安,徐代华则谋划让手中的林业资源实现价值最大化,开始探索"林业+旅游"的发展路径。2016年,该公司开始和固安县柳泉镇政府共同兴建枫林庄园项目。


这个占地约700亩的苗圃,开始栽下200多种乔灌木,其中有很多名贵品种,还引进了一些观赏鸟类。2018年,庄园投运,吸引了京津及本地游客20万人次,这里还成了固安县摄影家协会的摄影基地。


Copyright©2008-2019 5858168.com Inc.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19383号